第三章 死刑犯

    第二天,典狱长办公室。    “狱长,各个监区都巡视过了,没有异常。”监区长芙兰达恭敬地向坐在办公桌后头的艾登敬礼。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正在埋头处理文件的艾登点了点头。    “这些是今天送到狱长信箱的信,我帮您拿过来了。”芙兰达交上一叠整齐捆扎好的信封。    “今天怎么这么多?有带公务戳的吗?”艾登抬头看了一眼。    “没有,全部都是普通信件。”    “那就先放一边吧,我回头再看。”艾登用笔朝办公桌的角落比了比。    蔷薇铁狱典狱长的邮箱是对外公开的,除了工作业务上的信件外也接受来自民众的投递,用以收集意见,这是艾登上任后自己设立的。    不过一般人很少向监狱投递,大多数普通信件都是来自犯人的家属、好友或者其他相关人员,内容什么样的都有。这些信件在工作上的优先度比较低,一般都是放在最后处理的。    “然后这是核心区的犯人昨天提交的意见书,我整理了一下,请您过目。”芙兰达又呈交上来一张报告纸。    允许犯人定期向典狱长投递意见书的规定也是艾登上任后新添的,搁以前的蔷薇铁狱,这种犯人和牢头之前的沟通渠道是没法想象的。    “直接念给我听吧。”艾登头也不抬地指示。    “二号房的虎人菲利帕申请购买一把毛梳,说是换毛季节梳理皮毛用……”    “批准了。”    “四号房全体犯人申请阅读室能添置小说《霸道地狱公爵和小女巫》全集。”    “那种垃圾小说她们也看得下去?批准了。”    “六号房的凯瑟琳申请买一把匕首,说只是拿来辟邪。”    “否决,跟她说不要把狱警当白痴。”    “同样是六号房的安娜……她在申请单上留言说迟早要把您吊死,然后再把尸体吊到她旗舰的桅杆上去。”    “否决,把那个海盗这两天的饭菜全都换成她最讨厌的萝卜干。”    “十三号房的魅魔菲儿申请减刑,说会用特别的方式感谢您……”    “否决,告诉她再提交类似的申请就等着关禁闭!”    ……    艾登对芙兰达念的犯人申请一一作出回应,同时有条不紊地处理着手头的工作,芙兰达不禁对眼前的上司露出了几分敬仰的神色。    除了艾登自己之外,没有人知道他能将这份工作处理得这么出色,主要是因为他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工作经验。    在来到这个世界前,他曾以另一个名字,在一个不存在魔法和奇幻物种的世界里,兢兢业业地担任一名狱警,直到因病早逝,然后莫名其妙地在这个世界,魂穿到一名在郊外被人暗杀的年轻警察身上开始了新的人生。    在他之前的那位“艾登”,是一位枪术、剑术甚至黑魔法都样样精通的高级调查员,隶属一个名为异端审判局的执法机关,曾经亲手抓捕过不少危险的罪犯——其中就包括昨天越狱的那位血族亲王奥菲利娅,当然也为此树立了不少死敌。    在继承了前任艾登的记忆后,他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——凭自己那点经验水平,要继续顶着这个职务过第二人生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殉职。    好在他很快就发现在这个世界,自己竟然有机会转到其他司法部门。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原则,他想尽办法让自己调到了监狱工作,和前世一样,成为了一名狱警。    然后在短短数年间,他便靠前一世积累的工作经验,一路晋升到了典狱长。    艾登处理完手头的工作,抬起脸,意外地看到芙兰达依然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便问了一句:“还有什么事情?”    “裁决所有个新的犯人晚上要被送过来,需要跟您报告一下。”芙兰达回答。    “什么样的犯人?”    艾登知道这不会是个普通的犯人,普通的犯人入狱根本不需要特意跟他这个典狱长报告,只会在每周的报告书里稍微提及一下身份和案卷信息,就比如昨天那个拉皮条的魅魔。    “是骑警队的一名高级警官,名叫维罗妮卡·沃尔菲,二十二岁,因为杀害平民被判处绞刑,处刑日被安排在下个月的十二号,被要求移交到核心区。”    “为什么要交到核心区?”艾登追问。    杀人犯在蔷薇铁狱根本算不上什么稀有物种,如果不是其他监狱难以收容的危险人物,是没有必要扔到蔷薇铁狱的核心区的,也没必要特意向他报告。    “她是一名纯血狼人。”芙兰达补充道。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艾登理解过来了。    狼人因为诅咒被赋予能变身为狼的特殊能力,同时也染上了一看到圆月便会失去理智,被野兽般的杀戮冲动所支配的症状。    而纯血狼人,是指那种整个血脉都遭受了诅咒,天生就带着狼人诅咒降生的人。    他们的兽化状态比普通狼人更强,当然,失控时的狂暴状态也更加恐怖。    普通的监狱很难收容狼人,那些强大的狼人在变身之后能徒手拧断锁链,轻易地将狱卒挟持为人质,这才是这个犯人会被移交到蔷薇铁狱核心区的主要原因。    “一个狼人居然能进骑警队当官,不是能力突出就是走了后门吧。”艾登随口说了一句。    作为司法机关的公务人员,艾登对于警队的内部风气有一定了解。狼人因为存在失控风险为民众所忌惮,害怕承担责任的部门领导根本不可能愿意招募这种人,更别提重用了。    “从履历看她的个人能力确实不一般,十七岁就满分通过警队的选拔测试,抓捕过两名A级通缉犯,还在参与处理一起天灾级魔兽灾害的时候立过二等功,因为表现突出受到赏识,这一次的事故也让提拔她的上司受到了处分。”    “这样的警队新星居然成了死刑犯,有点意思。”艾登点点头,“什么时候移交?”    “今天晚上。”    “那明天早上再安排一次巡查,我会会那个新犯人。”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芙兰达正准备退出去,正好看到艾登的杯子已经空了,“我去给您续杯茶。”    “不用麻烦……”    “没关系,只是举手之劳。”    芙兰达殷勤地伸手拿过茶杯,退出办公室,前往茶水间。    “早啊……咦,这不是狱长的杯子?”另一位过来倒茶的同事跟她打招呼。    “嗯,给大佬端茶送水呢。”芙兰达一边倒茶一边回道。    “确实啊,这点服务还是得有,没这大佬调过来我们哪能过上有空喝茶的好日子。”同事感慨似地摇摇头,“想想以前忙得没头没脑的那时候,多少天回不了家,我老公差点都跟我离婚了。”    “行了,这彩虹屁吹的,要不以后你专门负责给他倒茶?”芙兰达笑笑。    她们都算是蔷薇铁狱的老狱警了,单论在这里的工作资历,艾登远不及她们。    艾登刚调任到蔷薇铁狱的时候明面上的年龄只有二十岁出头,很多人还担心过这么个毛头小子能否应付得了这里的工作。    要知道蔷薇铁狱几乎集中了这个大陆最危险的魔女,一直以来群魔乱舞事故频发,越狱和暴动宛如家常便饭。    而且相较于同等级的男子监狱荆棘铁狱,蔷薇铁狱获得的关注度一直不怎么够,资金人手持续短缺,导致管理十分困难。    甚至于十年前的那一任典狱长,还在一场大规模暴动中被囚犯杀害,在那之后顶上来的人不是主动辞职就是想尽办法调走,直到艾登凭着优秀的工作表现,破格晋升到这个位置。    在上任之后,艾登立刻推进了一系列改革来解决监狱的困境。    他建立起犯人的待遇等级机制,利用各种奖励和惩戒手段调教犯人,用权限给出好处收买有能力的模范囚犯作为棋子,增设教育改造部门,设立阅览室和体育设施缓解囚犯的压抑情绪……    通过这一系列手段他很快就将整个蔷薇铁狱管理得井井有条,使其从白银城最糟糕的监狱一跃成为连年受到表彰的模范监狱。    纪律和业绩被抓上去后,狱警们的工作也变得轻松了不少。大家都对这位年轻有为的典狱长感激有加,没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想出这么多手段的,在众人眼中,这位上司既有谋略又有铁腕,是个可以紧抱大腿的大佬。    “对了,那个死刑犯的事情你没忘记报告吧?”同事一边倒茶提醒道。    “怎么可能忘,这么大的事情。”芙兰达摇摇头。    “听说那家伙不仅连来抓捕她的同事都打伤了,还在审判会上试图攻击法官。真可怕,就因为对方说了几句坏话,就大半夜头脑发热过去把人家杀了。”同事端着茶杯啧啧感慨,“让狼人当警察,也不知道骑警队的人是怎么想的。”    “这种死刑犯最麻烦了,根本想不到她会弄出点什么事情来,老实说我有点担心。”芙兰达稍稍皱起眉头,“行刑日前我们还要给这种怪物养一个多月,监狱的结界只能封印魔法,对这种狼人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    “这种场面……狱长应该能镇得住吧。”同事也不无担忧地说道。    “嗯,但愿别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
Copyright@2020